傲视牛牛|麻将牛牛娱乐棋牌代理
关闭
海峡语文网微信二维码
关闭
海峡语文网商城二维码
欢迎访问海峡语文网,今天是:

【课外拓展】杨二嫂形象分析

发布时间:2016-1-15 11:21:24

 

鲁迅小说《故乡》 是初中语文的传统教材, 小说主要写了三个人物: 闰土, 杨二嫂和“我”。 在课堂教学中,不少语文老师往往只注意对闰土这个人物的分析,却忽略对杨二嫂这一形象主题意义的开掘。

主题是通过人物形象展现的。在《故乡》这篇小说中,重点写了“我”童年时代和少年闰土的愉快?#24917;?#24448;以及2?#23736;?#24180;后“我”回到故乡与闰土重逢的场面。通过闰土2?#23736;?#24180;前后的 巨大变化,反映了辛亥革命后十年中国农村破产的悲惨景象,揭示了广大农民生活痛苦的社 会根源。这个主题显然是鲁迅小说的主要视角。但是,如果我们仅仅认识到这一点,肯定是 不够的。如果说闰土的命运代表了20世纪初中国广大贫苦农民的共同命运,闰?#31995;?#36973;遇反 映?#35828;?#26102;中国农村经济破产的社会现实的话,那么杨二嫂这一形象则是另一群破产者——城 镇小市民的代表,她的命运和遭遇,从城镇小市民?#24917;?#24230;揭示?#35828;?#26102;社会经济的衰败、萧条 和没落,反映了社会破产的广泛性。从而,杨二嫂的形象在更深的层面?#23777;?#25496;了《故乡》的 主题。

当年的杨二嫂,在“我”的印象里显然同20余年后重新见到的杨二嫂是有着天壤之别的。 从前的她, 年轻美貌, “擦着白粉, 颧骨没有这么高, 嘴?#25581;?#27809;有这么薄, 而且终日坐着”, 是这个小镇上出了名的“豆腐西施”,“因为伊,这豆腐店的买卖非常好”。而今,这位昔 日的“豆腐西施”竟然变成了凸颧骨、薄嘴唇、“张着两脚,活橡画图仪器里细脚伶仃的圆 规”,且又尖嘴利舌、?#36816;接?#20439;贪利的丑老太婆!这是多么惊?#35828;?#21464;化!与闰土的巨大变化 相比,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小说通过这两个主要人物的巨大变化,透视了辛亥革命前后中国 社会的巨大变迁。

闰土的变化在小说中可以找到比较明确的答案:“多子,饥荒,?#20102;埃?#20853;,匪,官,绅,都 苦的他像一个木偶人了”。但是,促使杨二嫂产生巨大变化的原因何在呢?似乎年纪大了, “人老珠黄”是唯一的原因。上课的时候,许多学生就是这样回答的。在小说的情节表层中 确实找不到更深层的理由。?#27426;?#21482;要我们引导学生运用自身已有的政治、历史常识深入分 析, 就不难知道, 杨二嫂这个小市民的命运与闰土这个破产农民的命运, 本来就有着内在的、 必然的、千丝万缕的联系。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,尤其在旧中国半殖民地、半封建的社会经济的主要经济命脉是农村经济, 农村经济的破产无异于釜底抽薪, 势必导致城镇经济的破产。 闰土们“拆了本”,”收成?#21482;?rdquo;,口袋空空,杨二嫂们自然也做不了小本生意,自然?#21442;?#27861;维持自己的生计。这样的故事,我们在《春蚕》《多收了三五斗》 ?#35835;?#23478;铺?#21360;?#31561;小说中已 经不只一次看到过了。沉重的压力使闰土变成了未老?#20154;?#30340;木偶人,畸型的艰难生活自然也 会将昔日美女杨二嫂变成“辛苦恣睢”的丑女人!在那样的社会条件下,无论是农民还是城 市小市民?#21450;?#33073;不了贫?#30562;?#30772;产的命运。

作为思想战士,作为先驱者,鲁迅时常感到孤军奋战的苦闷与寂寞,“我只觉得我四面有看 不见?#27597;?#22681;,将我隔成孤身。使我非常气闷”,即使回到久别的故乡,这寂寞仍然像大?#26087;?一样紧紧地缠住“我”。而揭示人与人之间可悲的“隔膜”,正是《故乡?#20998;?#39064;的另一重要视角。这种可悲的“隔膜”像一道“厚障壁”隔断了“我”和少年时代的朋友闰土的心灵沟通。闰土的一声“老爷”使“我”打了个寒噤,使“我”感到“非常悲哀”。而在此之前, “我”和杨二嫂不期而遇时,杨二嫂一番尖酸刻薄的胡言乱语,对“我”来说,更是匪夷所思:

“啊呀呀,你放?#35828;?#21488;了,还说不阔?你现在有三房姨太太,出门便是八台大轿,还说不阔?#32943;牛?#20160;么都瞒不过我!”

“啊呀啊呀,真是愈有钱,便愈是—毫不肯放松,愈是一毫不肯放松,便愈有钱……”二十多年疲于在“辛苦辗转”中“挣命”的“我”,对于这样不讲理的胡话除了“无话可说, 还能怎样呢?!当然,这种可悲的“隔膜”决不是闰土、杨二嫂和“我”之间先天就有的, 我们本来是很“一气”的,比如这样的话:

“?#19978;?#27491;月就要过去了, 闰土须回家里去, 我急得大哭, 他也躲到厨房里, 哭着不肯出门……”, “不认?#35835;?#20040;?#35838;一?#25265;过你呢!”

这种“隔膜”,是旧中国特有的经济、政治和社会生活造成的,是闰土、杨二嫂们在现实生活中饱受阶级压迫、政治统治、经济剥削的深刻反映,鲁迅在《故乡?#20998;?#25152;表现的对人与人 之间的“隔膜”的悲哀,正是对造成这种“隔膜”的社会?#36139;?#30340;?#33499;?#24868;恨?#22270;?#38160;批?#23567;?#20063;正 因为如此,闰土和杨二嫂的形象才更具有现实主义的强大穿透力。

闰土和杨二嫂无疑是一?#21568;?#30340;双刃,在《故乡》的主题显示上,具有同等的力度。鲁迅将找 寻闰土和杨二嫂身上失去的东西的期望,寄托在新一代身上,寄托在新的时代,宏儿、水生 乃至杨二嫂的后代,正是走向这个新时代的一代新人。鲁迅热切地希望他们将过上亲密友爱 的新生活,并愿意为这一代新人去开辟前人尚朱走过的路,“其实地上本没?#26032;貳?#36208;的人多 了,也使成了路”。

 

评论回复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

提交

读写教材
更多>> 每周一评
更多>> 在线作文辅导
点击?#21028;?/span>
语文学习评价权威门户  
傲视牛牛 重庆时时开奖结官网 通比牛牛规则 筒子二八杠技巧口诀 北京pk10计划免费 买六肖哪个网站好 双色球免费预测_好彩网 幸运北京pk10软件 赌博电子游戏能赢钱吗 山东十一选五胆拖投注价格表 时时彩一天赚200元方法